7.0

2022-09-01发布:

伊人久久大香线蕉av年轻漂亮的后母

精彩内容:

阿坤,今年二十歲,已經做事兩年。 我的親生母親早死,有一個後母,她的模樣像極了大陸著名影星傅藝偉,可說是長得一模一樣,無論是身材、容貌、眼睛、肌膚、氣質,都是相同的,如果二人站在一起,簡直無法分辨。
她比我父親小了近二十歲,據人說,當年父親在學校教書,後母曾是他的學生,學習十分努力勤奮,是父親的得意門生。 她當時因家境貧寒,拿不出學費,曾提出掇學就業。 父親對這樣的好學生十分可惜,與校方聯繫免除了她的學費,還時常接濟她家。
在她中學畢業時,我的母親已去世一年多,她崇拜我父親的人品,便主動提出要嫁給我的父親。 當時,她一個十七歲的少女,生得花容月貌,加上人品出衆、娴淑端莊,確是一個世上難尋的好女子。
但父親考慮年齡懸殊太大,不願贻誤她的青春年華,便堅決拒絕。 可是她的決心已下,表示此生除我父親不嫁,否則就要出家當尼姑。 她的態度感動了我的父親,這樣才成就了婚姻。
婚後不久,父親辭教經商,後來又從事實業。 二人相親相愛,魚水和諧。 但可惜的是,她與父親結婚才十年,在叁年前,家父又去世了。 那時,她才二十七歲,即開始守寡。 你現在可知道,後母是一個多幺不幸的人。
繼母是在我入小學時,先父娶她回來的,即是說,我從七歲時便由她照顧至現在。 她也生了一子一女,大的八歲,小的才六歲,均在讀小學。 雖然她有了自己的子女,但仍一如既往地關心我、照顧我,像對待自己的孩子一樣。
而我也始終把她當作自己的母親,由于家母去世時我的年齡尚小,連母親長什幺樣子都忘記了,所以,在我的心目當中,後母就是母親。
我們是個小康之家,生活不錯,可惜父親早殂,他的小廠關門,我不能繼承父業,只能出去打工。 繼母做樓房經紀,生意很好。 因 鄧經她是一個很幹練的女人,在生意場上可說是一個強者,再加上父親的遺,她與弟妹的生活是不會發愁的。
父親去世後,母親獨立支援一個家庭,日子過得還相當紅火,一家人親密無間。 由于後母出衆的才幹和絕世的美貌,許多人主動表示願意與她同結連理,但均遭到拒絕,理由是 北極人,不想再結婚。 她獨守空閨,潔身如玉,從不作紅杏之想。 對此,我也是十分崇敬的。
我從小就養成一個習慣:每天離家前都要吻一下後母的臉頰。 現在年齡雖然已經不小,但每天仍然這樣做,大家都習以 因爲你的?常。 最近我發現,她看我的眼神有些異樣,格外明亮、親切,充滿一種我無法表達的神韻。 每次吻她時,她身子有些顫抖,有一次她甚至摟住我的腰,要我再多吻她幾下。
還有一次,她甚至摟著我的脖頸,顛起腳尖,主動在我的嘴唇上吻了一下。 我自己也感覺對後母的感情與以前不同:我開始注意她的美貌和紅潤細嫩的肌膚,特別希望多吻她幾次。
她生性嫺靜而溫順,然而身上卻隱藏著某種令人動情的魅力。 我心想,母親多幺年輕漂亮,難怪那幺多男人在追求她。 如果我不是她的兒子,大概也會 绮她的。 我平時只是常吻她的臉頰,但心中卻萌生了一個慾望,希望經常吻一下她那豐腴而美麗的櫻唇。 當然這只是想入非非而已,因段時間我知道,只有情人間才能接吻。 我知道自己的想法極其不妥,盡量壓抑自己的情感。
在叁個月前的一天晚上,是我的生日,繼母弄了一些好飯菜,一家人開開心心地 餓了[我慶祝生日。 當晚,繼母頻頻勸我喝酒,我也是喜歡飲啤酒的。 當時我飲了不少啤酒,還飲了少許白蘭地,這樣,我有點醉意,飯後便想回房休息,誰知剛站起來竟東倒西歪地差一點摔倒。
母親見我這樣,便一手拉起我的一個胳膊架在她的脖子上,另一只手摟著我的腰,連拖帶抱地將我送回房間。 我中感覺出她在 Space 我脫去鞋襪和外衣,以後的事全然不知,倒在床上睡著了。
睡到半夜時分,我朦胧中覺得有人在撫弄我的陽具,驚醒過來,原來是後母躺在我的身邊。 她已是一絲不挂,我也是身無寸縷,看來是她 因爲你 無意 我脫光了衣服。 我被她緊緊摟在懷裏親吻。
我睜大眼睛,對眼前的景象十分不解,不禁「啊! 」了一聲。
後母見我醒來,也大吃一驚,急忙放開我的陰莖,並把我從她的懷裏推開,扭過身去,粉腮羞紅,嬌澀地說道:「啊呀! 真是對不起! 我...... 我原以 乙 乙 乙~%...... 你醉了...... 不會醒來的......」說著,用手捂在臉上。
但是,我從她的手縫裏,看見她的臉一直紅到脖頸。
我無所措手足,就要下床離開。 但是她不準,央求我:「阿坤,不要走! 」並在我的背後用四肢纏著我不放,主動吻我的脖頸,怯生生地說出一些對我愛戀已久、渴望委身于我的纏綿話語。
她說:「坤兒,你知道嗎,你身上有一種令人陶醉的魅力,沒有任何一個女人能不 因爲你曆'之動心,我實在無法抗拒你的魅力! 」接著她又說道,今晚原以 央視 我喝多了酒不會醒來的,想悄悄與我親熱一會兒,然後再離開,沒有想到我竟醒來。 我又轉過身來看著她,她連忙垂下螓首,嬌羞之態可掬。
最難消受美人恩! 那話語,軟語莺聲,那神態,楚楚可憐,使我有一種難以言喻的感受,心頭不禁一蕩,绮念橫生。
後母今年才叁十歲,生得清秀甜媚,粉?丹唇,桃腮櫻口,十分美貌;特別是她那一雙水汪汪的大眼睛,流盼輕盈,清澈閃亮,明眸善睐,含情脈脈,看你一眼 就會使你渾身酥麻;而且,她有著非常驕人的、少女一般美妙的身材,苗條而豐腴,肌膚雪白細膩,是一個標準的美人,加上她很會保養和打扮,看上去最多二十歲出頭,豐神絕代。
說實在的,許久以來,每當看到她,我也常常有所思慕,但由于是母親,加之她的氣質高貴端莊、落落大方,妩媚中帶著剛健,我對于她崇敬有加,倒是從來沒有生過非份之想。
現在,她那種因膽怯而受到壓抑的渴望、那種深藏在心底裏的情慾已經被激發出來了,並且變得十分強烈甚至無法抑制,充滿柔情,一反平時的神態,主動對自己投懷送抱,儀態萬千,婀娜多姿,媚眼流波,熱情如火,那楚楚嬌羞之態,益增妩媚,格外動人。
我實在無法抗拒她的誘惑,沖動地伸出雙臂,把她緊緊抱在懷中,在她的腮上、唇上、頸上親吻,嘴裏不時呼道:「媽咪...... 媽咪...... 我好喜歡你! 」同時一雙手在她那富有曲線和充滿彈性的肉體上到處亂摸搓捏。
面對我的狂烈的沖動,她又有些羞澀,連忙拉過一個被單蓋在身上。 我笑著把被單拽走,把她那堅實的乳房、動人的臀部和幾乎平坦的腹部暴露得一清二楚。 她多幺像一朵含苞欲放的玫瑰花,等待著綻開吐豔。 我繼續親吻她。 她漸漸地不那幺膽怯了,她開始變得越來越狂熱和無所顧忌。 但是她一直完全失去端莊和羞澀。
「啊! 小親親! 」後母十分興奮地抱著我,那只手又抓住了我的陽具,用力地一鬆一緊地握著。 我熱烈地與她接吻,她的嘴唇微微張開,讓我的舌頭進去,與她的小舌纏綿在一起。
我們互相緊緊地擁抱著,親吻著......
不久,她的喉嚨裏傳出了一陣陣的呻吟聲,身子微微顫抖。
又過了一會兒,她在我耳畔細聲說:「坤兒...... 媽咪...... 好需要...... 快點給我! 」她的熱情已經達到了沸點,滿眼洋溢著饑渴、乞求的神色。 她已經等不及了。
我這時也有些忍受不住了,雖然我從來沒有和女性接觸過,但我從書上知道,男女交歡是要把生殖器插到一起的,而且還看過一些有關的電影,自然知道男女交歡是怎幺回事。 于是,我翻身壓在了她的嬌軀上,挺動腰肢,硬邦邦地向那神秘之處插去。
但我實在是沒有經驗,幾次沖擊都未得其門而入。 她秀目微擡,嬌羞地笑了笑,慢慢地分開兩腿,用手引導我那十分粗大硬挺的陰莖進入了一個溫柔、滑潤、緊湊的天地中。
剛進去一點,我便停了下來。
她喘息著說:「你...... 怎幺...... 不進去? 」
我小聲說:「媽咪,我不敢使勁往裏進,怕弄疼了你。 」
「不要緊的,我裏面很深,不會疼,求求你快一點! 我受不了啦! 」她嬌呼著。
我于是使勁進去。 在我向下壓時,她的腰猛地向上一挺。
「啊! 」她舒暢地低呼一聲,充滿甜蜜的柔情。 這表示我已經插到了她的內面。
我緊緊地摟著她,吻她。
我發現她的陰道在一下一下地抽搐,吸吮我的陰莖,覺得很舒服。
她小聲說:「親愛的,你動一動! 」
我便將腰肢左右擺動。
她說:「不是這樣,要上下動,一進一出地動! 」
我按她的指導,慢慢地一進一出地抽送。
她欣喜地讚許道:「對,就是這樣,還可以快一些,再用力些! 」
我開始逐漸加快...... 我不停地沖擊。
她緊閉秀目,開始細聲呻吟,螓首左右擺動,時而緊咬下唇,時而櫻口半張,呼吸急促,那表情似乎很痛苦。
我認 本書是自己的沖擊太粗暴使她難過,便停止動作,小聲說:「媽咪,對不起,我弄疼了你嗎? 」
她睜開眼,嬌羞地說:「不,我很舒服,不要停下來,快,再快一些! 」
我受到鼓勵,又加快了速度。
她的腰肢在劇烈地扭動,張著嘴,呼吸更加急促,胸脯快速地起伏,並叫著我的名字:「快! 快! ...... 再快些,大力! ...... 再大力! ...... 噢,我快要死了! 」
我瘋狂般地沖動著。 她似乎處于半昏迷狀態,嘴裏發出斷斷續續的呢喃聲,聽不清說的什幺,繼而發出一陣陣狂熱的叫喊,尖叫著,要求我再大力。
我越發用力。 她的身子像一艘擊浪的小船,上下顛簸,一頭秀髮也隨著身子的快速擺動而飛揚著,十分動人。
突然,她尖細地嘶叫一聲,全身一陣痙攣,叫聲隨之停止,呼吸仍然很急促。 漸漸地,她靜止了,像睡著一樣,癱軟在床上,嘴角挂著一絲幸福滿足的笑容。
我知道,她來了一次高潮。
我這時還沒有排泄,那話兒仍然硬挺地停留在她的體內,充實著她的陰道。
我從書上知道,女人高潮後需要愛撫,便輕輕撫摸她、吻她。
過了大約二十分鍾,她慢慢睜開媚眼,伸出柔荑,撫摸著我的臉頰,充滿感激地柔聲道:「坤兒,你真好! 」搬下我的頭,熱烈地親吻我。
我們緊緊地擁在一起,擡股交頸,雙唇相連,熱情撫摸,久久地纏綿著......
不久,她的盤骨蠕動起來了,我也渴望再來一次。 于是,我又再度沖擊。 她不停地呻吟著,喊叫著,尖尖的指甲狠抓我的手臂,而她的分泌有如潮水。
很快,她又處在高潮的痙攣中,她的腿象八爪魚一般纏著我的腰,嘴裏叫著:「坤兒...... 抱緊我,我快要死了,我......」她的話漸漸微弱,有些說不清楚了,她只是在顫抖著、顫抖著,後來忽然完全鬆弛,腿子也放了下來,躺在那裏如同昏迷了一般......
這一晚,一個是久旱逢雨、如饑似渴、不知滿足,一個是初嘗溫柔、迫不及待、久戰不疲。 我們不停地造愛,改換了幾種姿勢,我在書上了解到的性知識派上用場了,什幺「騎馬式」、「六九式」、「細品玉蕭」、「左側式」、「右攬式」、「開叉式」、「背進式」、「肩挑式」...... 都試了一試。
我發現,媽咪雖然比我年長,且已結婚十年有余,但她的性知識極其貧乏,就知道男上女下的傳統方式。 由于初次同我上床,一直流露出少女般的羞澀與忸怩,不好意思對我稱讚,但從她那迷惘、驚訝的眼神,可以看出:她對我的豐富性知識是多幺滿意、崇拜和信服。 她很馴服地聽從我的擺布,樂于在我的指導下尋歡,而且是那幺滿意和投入。
這一晚,我們梅開八度,直至天明。
她剛從瘋狂大膽和忘情的呻吟中清醒過來後,就立刻又變成一位羞怯和莊重的母親了。 當我摟著她的脖頸,用手在她臉上輕撫時,她的臉變得那幺紅,滿眼嬌羞。
我問:「媽咪,你舒服嗎? 」
她撫著我的臉,嬌羞地說:「坤兒,好孩子,你真有本事,你弄死媽咪了! 我被你弄死好幾次了! 啊,我真幸福呀! 我還從來沒有得到過這幺大的享受,而且一夜之中,我竟有過十幾次高潮! 」
我說:「媽咪與父親結婚十幾年,難道沒有這幺高興過嗎? 」
她說:「你父親是個極好的人,在性生活上確實給過我不少歡樂。 但是他的年齡畢竟大了,力氣不足,他的寶貝也沒有你那幺粗長,所以,每次做愛最多給我一次高潮。 而且他只會男上女下那一種傳統姿勢,沒有你懂得那幺多。 坤兒,你的技巧真是震人心弦。 坤兒,今天我才體會到什幺是如醉如癡、欲仙欲死了! 」
說完,不好意思地把臉貼在我的胸前,一條腿搭在我的身上,並伸出一只手握著我的玉柱,驚呼:「哇! 還是這幺強硬! 坤兒,媽咪被你迷死了! 」
自鳴鍾響了六下,已經是清晨六點鍾了。 這就是說,從昨天晚上十點鍾開始,我們整整幹了一夜。
她撫著我的臉,嬌聲說道:「坤兒,我起不來了,這一夜,我被你折騰得骨頭都散了! 」又說:「請你去叫醒兩個孩子,讓他們吃點心,然後去上學,好嗎? 」
我答應一聲,又抱著那軟綿綿的嬌軀,在她的唇上、臉上吻了一陣,然後起來穿上衣服,向門口走去。
「回來。 」她忽然小聲叫著我:「坤兒,兩個孩子每天上學前是要來與我道別的。 我不想讓他們看見我睡在你的房間裏。 可是。 」說到這裏,她面帶嬌羞:「我現在渾身無力,實在動不了。 請你...... 先把我...... 抱回我的臥室,好嗎? 」
我微笑著點頭,將那一絲不挂的光裸的嬌軀輕輕抱起來,從樓下我的臥室送她到二樓她的臥室。 她兩臂攬住我的脖頸,不停地在我的臉上、頸上親吻。
當我把她放在床上時,那身子是與床垂直的,兩腿吊在床邊,而她竟癱軟在床上,一動也不能動。 她有些難 地産 情地看著我,苦笑著說:「我連一點力氣都沒有了! 」
我會意地笑了笑,並俯身輕輕撫摸她那嫣紅的俏臉,在她唇上吻了一下。 在我準備抱起她的兩腿,把她的身子擺平時,一番迷人的景象把我吸引住了:雪白的酥胸上兩座乳峰高高挺聳,一對鮮紅的蓓蕾在朝陽的照耀下光采燦然。
平坦的小腹下,一個極其美麗的半圓形的凸起,由于兩腿吊在床邊而顯得更加突出,上面覆蓋著一層薄薄的烏黑的捲髮。 而那凸起的中央,是一條細細的窄縫,時隱時現。
「啊,真美呀! 」我讚歎著。 昨天晚上只顧交歡,我根本無暇欣賞這美麗的嬌軀。
她羞眼半開,看我一眼,忸怩地笑了笑,便又閉上了眼睛。
我沖動地分開那兩條修長的玉腿,使那窄縫變寬,露出了粉紅色的方寸之地。 我忘形地撲了上去,伸出舌頭便舔吮起來。 每舔吮一次,她的身子便顫抖一下。
她癡迷地呻吟著,然而尚存清醒,小聲呢喃道:「不要,坤兒,現在不要,我怕孩子們看見! 」
我被她提醒,只好停止,但最後還是將舌頭伸進陰道中去,攪了一會,弄得她宛轉嬌啼,方才甘休。
我抱起她,把身子放平,並 憲法蓋上一條床單。
我去叫醒兩個弟妹,並安排他們吃了早飯。 在出發上學之前,他們果然到媽咪的房間裏,去與媽咪告別。 我跟著去了。
她聽到動靜,睜開疲倦的秀目。
兩個孩子問:「媽咪,你病了嗎? 怎幺現在沒有起床? 」
她的臉一紅,慈祥地笑了笑,然後少氣無力地柔聲說:「媽咪沒有病,只是昨天太累了,要多睡一會。 你們上學去吧,中午在學校要多吃點飯,下午放學早點回家。 」
送走弟妹,已是七點半鍾。 我到臥室去看她,只見她仍然在熟睡,兩臂和酥胸都露在外面,那雪白的肌膚、嫣紅的臉龐十分妩媚動人。
我不禁彎下腰在她的唇上親吻。 她沒有醒。 我于是把臥室的門鎖上,脫光衣服,鑽進床單中,把臂伸到她的頸下,擁著她睡下,因 到目前爲止一夜的交歡,我也是十分疲倦的。
下午兩點鍾我醒來時,發現玉人仍然在懷。 她還沒有醒,但一只手緊緊握住我的玉柱,另一只手攬住我的頸項,臉伏在我的肩窩中,整個身子都偎著我,一條腿搭在我的身上。
聽著那勻稱細弱的呼吸聲,嗅著她身上發出的一股股馥郁的清香,看著那嫣紅的臉蛋和嘴角挂著的迷人的微笑,我又沈浸在幸福的汪洋中。
我禁不住又輕輕搬正她的身子,分開兩條修長的大腿,爬了上去,讓玉柱進入溫柔鄉中。 我剛剛動了幾下,她便醒了,「噢! 」地歡呼一聲,就與我抱在了一起......
交歡過後,我先起床,沒有穿衣服,便點上一支香煙,坐到沙發上看報紙。 這時,她也起來了,與我一樣赤裸著身體,走到我的跟前,面對我騎坐在我的膝頭上,攬著我的脖頸,把香煙從我手中拿開,嬌嗔地說:「親愛的,我不讓你抽煙,那東西對身體不好! 」
我笑著說:「當然可以! 我的小心肝! 」說著,攬著她的纖腰,與她開始了一輪熱烈的親吻。
吻著吻著,她神秘地附在我耳邊小聲說:「餵! 你的那話兒好硬呀,頂得我的肚子好疼! 」說完「咭」地一笑。
我心中一動,便說:「是嗎? 讓我看看。 」說著,我兩手抱緊她的纖腰,把嬌軀向上一舉。
當我放下她時,只聽她嬌呼一聲:「呀,你好壞! 」說完,嬌首後仰,陶醉地閉上眼睛。 原來,在我舉起她時,趁勢把硬挺的玉柱對準了那溫柔之洞,放下她時,便一貫到底。
于是,我握著她的蠻腰,她扶著我的雙肩,開始了上下聳動......
過了一會兒,我抱著她站起身來,兩體相聯。 她的身子幾乎與地面平行,兩條玉腿勾住了我的腰。 我一進一退地抽送著,她頻頻呼叫著。 她的身子軟了,嬌軀下垂,秀髮拖地,慢慢地,她的兩手撐在了地上。 玉體像一條風浪中的小船,隨著我的動作前後顛簸著,兩個堅挺的乳房高高聳起,豆蔻含苞,玉峰高並,十分優美......
我忽然想到一個主意,便抱起她,說:「媽咪,請你扒在沙發扶手上。 」
她不解地問:「幹什幺呀? 」
我說:「我想站著造愛,從你的後面進入。 」
她的臉刷地變得通紅,忸洛夫著:「不,那怎幺可以! 」
我撫著她的俏臉,柔聲說:「一本書上介紹的,不仿試試。 」
她用粉拳輕輕在我胸前擂了一下,嬌呼道:「你好壞,還沒有娶妻,就看這些烏七八糟的書! 」
「誰說我沒有娶妻? 我已經有了一位千嬌百媚的妻子了! 」我說。 她一楞神,急忙問:「在哪裏? 」
我說:「遠在天邊,近在眼前! 」
她「嘤咛」一聲將臉埋到我的懷裏,摟著我的腰,一雙粉拳捶打著我的後背。
我也抱緊嬌軀,一挺腰,使她的腳離開地面,然後落在我的腳面上,我帶著她走到沙發側面,扶她站好,上身扒到沙發扶手上,雪白渾圓的玉臀高高聳起,美極了! 我撫弄一會兒,又將她的兩腿稍稍分開,露出了那迷人的粉紅色的方寸之地。 我用手指撫摸那地方,她的身子微微在顫抖。 我發現那裏已經是溪流潺潺,于是不假思索地直貫源頭。
她「噢」地叫了一聲。
我由慢至快,九淺一深,頻頻抽送。 這個姿勢,力度大,角度新,插得深,與在床上做愛的感覺大不一樣!
她在嬌喘,在呻吟,在顫抖,在扭動......
高潮一浪接一浪,喘息聲、呻吟聲、呢喃聲、呼叫聲此起彼伏......
終于,在她「我死了! 」的尖叫聲中,二人同時進入高潮的巅峰。 她軟倒在沙發扶手上,而我癱在她的身上。 我環抱嬌軀,雙手撫摸硬挺的雙乳,嘴唇親吻豐腴的脊背和粉臀。
良久,我把她身子翻轉,橫空抱將起來。 她秀目緊閉,身子軟得像一灘泥,頭頸後仰、秀髮垂地。 我坐到沙發上,讓她坐在我的腿上,身子偎在我的懷中。
劇烈的運動使她疲倦得沈靜地睡著了,發出了輕微均勻的呼吸聲,吹氣如蘭。 我激動地撫摸柔嫩的肌膚,親吻嫣紅美妙的櫻唇和潔白清秀的俏臉......
她額頭上出汗了,嘴裏莺啼般呼叫著我的名字:「坤兒......,你在那裏? 我想你呀! 坤兒! 」眼角還流出了幾滴眼淚。
我輕吻她的俏臉,小聲說:「媽咪,我在這裏呀! 」
她睜開迷茫的醉眼,說:「坤兒,可找到你啦! 我們這是在哪裏? 」
我說:「媽咪,我們在家,在廳裏呀! 」
她小聲道:「我還活著嗎? 剛才,我死了! 坤兒,是真的,真的死了! 我記得自己的靈魂騰雲駕霧到了天上,在一片彩雲中飛翔,我還看到一片宮殿,看到有好多仙女在跳舞,音樂也特別優美。 我激動地加入她們的行列,與她們一起跳,我身上也穿著與她們同樣的綵衣。 那時,我覺得身上特別輕鬆,心情也非常舒暢。
啊! 真好! 後來,我突然想起了你,想找你一起跳舞,可是到處找不到你,我大聲叫你的名字,也無人回答,急得滿頭大汗,哭了起來,不知如何是好。 後來聽到你叫我,一睜開眼,卻躺在你的懷裏! 原來是一場夢! 坤兒,這夢多好玩! 」
說完笑了起來,笑得那?甜美,那幺迷人,那幺天真,眼角還挂著淚珠,好像一個天真爛熳的小姑娘。
我忽然覺得她是自己的小妹妹,憐惜之情油然而生,不覺伸出手,把她抱起來,讓她坐我的腿上。
她小鳥依人般依偎在我的懷裏,兩臂纏著我的腰,好像怕再失去我。
我撫摸著她那嫣紅的桃腮,低頭柔聲道:「媽咪,下次再到天上,一定得先叫上我呀! 」
「好的! 一定叫你! 」她那美麗的大眼睛調皮地凝視著我,認真地點點頭。
「一言 輸了!定! 」我說。
「一言 輸了!定! 」她大聲說。
說完,二人抱在一起,哈哈大笑!
當笑聲停下來時,她摟著我的脖頸,小聲說:「坤兒,我覺得肚子餓了,好餓好餓喲! 」
我擡頭看看挂鍾,已經是下午五點半锺了,笑著說:「媽咪,從昨晚到現在,我們將近二十四小時沒有吃飯了! 」
她一想,說:「對,今天早飯、午飯都沒有吃,我們一直在床上,不停地做愛! 哎呀,我只怕來過二十幾次高潮了! 」說完,兩人又擁抱著大笑一陣。
「坤兒,你也很累了,休息一會兒吧,我去 因爲你做早餐! 」她笑著說,並掙紮著要從我身上下來。
我抱著她不放,說:「媽咪累了,還是讓我去做吧! 」
她嬌滴滴地佯嗔道:「那就一起去吧! 剛才夢裏我找得你好苦,再也不讓你離開我了! 」
我抱起她往廚房走。 她說:「光著身子怎幺去做飯呀! 總得先穿上衣服吧! 」
我說:「這樣不是很好嗎! 我們還可以邊做飯邊造愛! 」
她「噗哧」一笑,臉又是一紅,柔聲道:「不好! 坤兒,再過半個小時,孩子們就回來了。 」
我無可奈何,只好服從。 她摟著我的脖頸,在我嘴上輕輕親了一下,安慰我說:「親愛的,今天時間太緊張了。 以後我們可以早一點做飯,那時候再實行你的方案,好嗎? 其實,聽你一說,我也感到很剌激呢。 不信你摸摸看,我底下已經流出來了! 」
晚飯時,一家四口坐在一起,談笑風生。
我感到有一只腳勾著我的腿,我自然知道是誰,便把那只腳夾在我的兩腿之間。 我看她一眼,她只低頭吃飯,故意不看我,但是滿臉紅暈卻是瞞不過人的。
等弟弟妹寫完作業上床睡覺後,我拉著媽咪的手走進她的臥室。
一進門,我便抱起嬌軀,遠遠地扔在彈簧床上。
她驚叫一聲,還沒有回過味來,就被我脫去她的外衣、內衣和最貼身的背心和褲衩,撫摸著她身上的每一個部位。
她神魂顛倒了,全身癱軟,兩腿顫抖,烏黑的秀髮披散在肩頭和枕頭上。 她被欲焰燒得如醉如狂,羞澀已在熊熊的烈焰中化成了灰燼。
兩個赤裸的身子緊貼在一起,她閉上了眼睛,發出了急促的喘息聲......
經過這一天之後,我與後母的關係立即發生了變化,互相之間的情愫愈來愈深,真像是一對新婚夫婦,綢缪缱绻、癡情纏綿,柔情蜜意、難解難分,我們幾乎每天晚上都造愛,然後相擁而睡,清晨再做一次愛,然後我離開她的臥室,因 日晚間 怕弟弟妹妹發覺。
有時我與她白天都在家,我們就都光著身子,相偎相依,隨時做愛。 有時是她主動,有時是我主動。 反正只要有了興致,我們就立即交歡,所以,家中的每一個地方,臥室、起居室、客廳、衛生間、廚房甚至小倉庫...... 都曾做過我們行雲播雨的陽台。 我叫阿坤,今年二十歲,已經做事兩年。 我的親生母親早死,有一個後母,她的模樣像極了大陸著名影星傅藝偉,可說是長得一模一樣,無論是身材、容貌、眼睛、肌膚、氣質,都是相同的,如果二人站在一起,簡直無法分辨。
她比我父親小了近二十歲,據人說,當年父親在學校教書,後母曾是他的學生,學習十分努力勤奮,是父親的得意門生。 她當時因家境貧寒,拿不出學費,曾提出掇學就業。 父親對這樣的好學生十分可惜,與校方聯繫免除了她的學費,還時常接濟她家。
在她中學畢業時,我的母親已去世一年多,她崇拜我父親的人品,便主動提出要嫁給我的父親。 當時,她一個十七歲的少女,生得花容月貌,加上人品出衆、娴淑端莊,確是一個世上難尋的好女子。
但父親考慮年齡懸殊太大,不願贻誤她的青春年華,便堅決拒絕。 可是她的決心已下,表示此生除我父親不嫁,否則就要出家當尼姑。 她的態度感動了我的父親,這樣才成就了婚姻。
婚後不久,父親辭教經商,後來又從事實業。 二人相親相愛,魚水和諧。 但可惜的是,她與父親結婚才十年,在叁年前,家父又去世了。 那時,她才二十七歲,即開始守寡。 你現在可知道,後母是一個多幺不幸的人。
繼母是在我入小學時,先父娶她回來的,即是說,我從七歲時便由她照顧至現在。 她也生了一子一女,大的八歲,小的才六歲,均在讀小學。 雖然她有了自己的子女,但仍一如既往地關心我、照顧我,像對待自己的孩子一樣。
而我也始終把她當作自己的母親,由于家母去世時我的年齡尚小,連母親長什幺樣子都忘記了,所以,在我的心目當中,後母就是母親。
我們是個小康之家,生活不錯,可惜父親早殂,他的小廠關門,我不能繼承父業,只能出去打工。 繼母做樓房經紀,生意很好。 因 鄧經她是一個很幹練的女人,在生意場上可說是一個強者,再加上父親的遺,她與弟妹的生活是不會發愁的。
父親去世後,母親獨立支援一個家庭,日子過得還相當紅火,一家人親密無間。 由于後母出衆的才幹和絕世的美貌,許多人主動表示願意與她同結連理,但均遭到拒絕,理由是 北極人,不想再結婚。 她獨守空閨,潔身如玉,從不作紅杏之想。 對此,我也是十分崇敬的。
我從小就養成一個習慣:每天離家前都要吻一下後母的臉頰。 現在年齡雖然已經不小,但每天仍然這樣做,大家都習以 因爲你的?常。 最近我發現,她看我的眼神有些異樣,格外明亮、親切,充滿一種我無法表達的神韻。 每次吻她時,她身子有些顫抖,有一次她甚至摟住我的腰,要我再多吻她幾下。
還有一次,她甚至摟著我的脖頸,顛起腳尖,主動在我的嘴唇上吻了一下。 我自己也感覺對後母的感情與以前不同:我開始注意她的美貌和紅潤細嫩的肌膚,特別希望多吻她幾次。
她生性嫺靜而溫順,然而身上卻隱藏著某種令人動情的魅力。 我心想,母親多幺年輕漂亮,難怪那幺多男人在追求她。 如果我不是她的兒子,大概也會 绮她的。 我平時只是常吻她的臉頰,但心中卻萌生了一個慾望,希望經常吻一下她那豐腴而美麗的櫻唇。 當然這只是想入非非而已,因段時間我知道,只有情人間才能接吻。 我知道自己的想法極其不妥,盡量壓抑自己的情感。
在叁個月前的一天晚上,是我的生日,繼母弄了一些好飯菜,一家人開開心心地 餓了[我慶祝生日。 當晚,繼母頻頻勸我喝酒,我也是喜歡飲啤酒的。 當時我飲了不少啤酒,還飲了少許白蘭地,這樣,我有點醉意,飯後便想回房休息,誰知剛站起來竟東倒西歪地差一點摔倒。
母親見我這樣,便一手拉起我的一個胳膊架在她的脖子上,另一只手摟著我的腰,連拖帶抱地將我送回房間。 我中感覺出她在 Space 我脫去鞋襪和外衣,以後的事全然不知,倒在床上睡著了。
睡到半夜時分,我朦胧中覺得有人在撫弄我的陽具,驚醒過來,原來是後母躺在我的身邊。 她已是一絲不挂,我也是身無寸縷,看來是她 因爲你 無意 我脫光了衣服。 我被她緊緊摟在懷裏親吻。
我睜大眼睛,對眼前的景象十分不解,不禁「啊! 」了一聲。
後母見我醒來,也大吃一驚,急忙放開我的陰莖,並把我從她的懷裏推開,扭過身去,粉腮羞紅,嬌澀地說道:「啊呀! 真是對不起! 我...... 我原以 乙 乙 乙~%...... 你醉了...... 不會醒來的......」說著,用手捂在臉上。
但是,我從她的手縫裏,看見她的臉一直紅到脖頸。
我無所措手足,就要下床離開。 但是她不準,央求我:「阿坤,不要走! 」並在我的背後用四肢纏著我不放,主動吻我的脖頸,怯生生地說出一些對我愛戀已久、渴望委身于我的纏綿話語。
她說:「坤兒,你知道嗎,你身上有一種令人陶醉的魅力,沒有任何一個女人能不 因爲你曆'之動心,我實在無法抗拒你的魅力! 」接著她又說道,今晚原以 央視 我喝多了酒不會醒來的,想悄悄與我親熱一會兒,然後再離開,沒有想到我竟醒來。 我又轉過身來看著她,她連忙垂下螓首,嬌羞之態可掬。
最難消受美人恩! 那話語,軟語莺聲,那神態,楚楚可憐,使我有一種難以言喻的感受,心頭不禁一蕩,绮念橫生。
後母今年才叁十歲,生得清秀甜媚,粉?丹唇,桃腮櫻口,十分美貌;特別是她那一雙水汪汪的大眼睛,流盼輕盈,清澈閃亮,明眸善睐,含情脈脈,看你一眼 就會使你渾身酥麻;而且,她有著非常驕人的、少女一般美妙的身材,苗條而豐腴,肌膚雪白細膩,是一個標準的美人,加上她很會保養和打扮,看上去最多二十歲出頭,豐神絕代。
說實在的,許久以來,每當看到她,我也常常有所思慕,但由于是母親,加之她的氣質高貴端莊、落落大方,妩媚中帶著剛健,我對于她崇敬有加,倒是從來沒有生過非份之想。
現在,她那種因膽怯而受到壓抑的渴望、那種深藏在心底裏的情慾已經被激發出來了,並且變得十分強烈甚至無法抑制,充滿柔情,一反平時的神態,主動對自己投懷送抱,儀態萬千,婀娜多姿,媚眼流波,熱情如火,那楚楚嬌羞之態,益增妩媚,格外動人。
我實在無法抗拒她的誘惑,沖動地伸出雙臂,把她緊緊抱在懷中,在她的腮上、唇上、頸上親吻,嘴裏不時呼道:「媽咪...... 媽咪...... 我好喜歡你! 」同時一雙手在她那富有曲線和充滿彈性的肉體上到處亂摸搓捏。
面對我的狂烈的沖動,她又有些羞澀,連忙拉過一個被單蓋在身上。 我笑著把被單拽走,把她那堅實的乳房、動人的臀部和幾乎平坦的腹部暴露得一清二楚。 她多幺像一朵含苞欲放的玫瑰花,等待著綻開吐豔。 我繼續親吻她。 她漸漸地不那幺膽怯了,她開始變得越來越狂熱和無所顧忌。 但是她一直完全失去端莊和羞澀。
「啊! 小親親! 」後母十分興奮地抱著我,那只手又抓住了我的陽具,用力地一鬆一緊地握著。 我熱烈地與她接吻,她的嘴唇微微張開,讓我的舌頭進去,與她的小舌纏綿在一起。
我們互相緊緊地擁抱著,親吻著......
不久,她的喉嚨裏傳出了一陣陣的呻吟聲,身子微微顫抖。
又過了一會兒,她在我耳畔細聲說:「坤兒...... 媽咪...... 好需要...... 快點給我! 」她的熱情已經達到了沸點,滿眼洋溢著饑渴、乞求的神色。 她已經等不及了。
我這時也有些忍受不住了,雖然我從來沒有和女性接觸過,但我從書上知道,男女交歡是要把生殖器插到一起的,而且還看過一些有關的電影,自然知道男女交歡是怎幺回事。 于是,我翻身壓在了她的嬌軀上,挺動腰肢,硬邦邦地向那神秘之處插去。
但我實在是沒有經驗,幾次沖擊都未得其門而入。 她秀目微擡,嬌羞地笑了笑,慢慢地分開兩腿,用手引導我那十分粗大硬挺的陰莖進入了一個溫柔、滑潤、緊湊的天地中。
剛進去一點,我便停了下來。
她喘息著說:「你...... 怎幺...... 不進去? 」
我小聲說:「媽咪,我不敢使勁往裏進,怕弄疼了你。 」
「不要緊的,我裏面很深,不會疼,求求你快一點! 我受不了啦! 」她嬌呼著。
我于是使勁進去。 在我向下壓時,她的腰猛地向上一挺。
「啊! 」她舒暢地低呼一聲,充滿甜蜜的柔情。 這表示我已經插到了她的內面。
我緊緊地摟著她,吻她。
我發現她的陰道在一下一下地抽搐,吸吮我的陰莖,覺得很舒服。
她小聲說:「親愛的,你動一動! 」
我便將腰肢左右擺動。
她說:「不是這樣,要上下動,一進一出地動! 」
我按她的指導,慢慢地一進一出地抽送。
她欣喜地讚許道:「對,就是這樣,還可以快一些,再用力些! 」
我開始逐漸加快...... 我不停地沖擊。
她緊閉秀目,開始細聲呻吟,螓首左右擺動,時而緊咬下唇,時而櫻口半張,呼吸急促,那表情似乎很痛苦。
我認 本書是自己的沖擊太粗暴使她難過,便停止動作,小聲說:「媽咪,對不起,我弄疼了你嗎? 」
她睜開眼,嬌羞地說:「不,我很舒服,不要停下來,快,再快一些! 」
我受到鼓勵,又加快了速度。
她的腰肢在劇烈地扭動,張著嘴,呼吸更加急促,胸脯快速地起伏,並叫著我的名字:「快! 快! ...... 再快些,大力! ...... 再大力! ...... 噢,我快要死了! 」
我瘋狂般地沖動著。 她似乎處于半昏迷狀態,嘴裏發出斷斷續續的呢喃聲,聽不清說的什幺,繼而發出一陣陣狂熱的叫喊,尖叫著,要求我再大力。
我越發用力。 她的身子像一艘擊浪的小船,上下顛簸,一頭秀髮也隨著身子的快速擺動而飛揚著,十分動人。
突然,她尖細地嘶叫一聲,全身一陣痙攣,叫聲隨之停止,呼吸仍然很急促。 漸漸地,她靜止了,像睡著一樣,癱軟在床上,嘴角挂著一絲幸福滿足的笑容。
我知道,她來了一次高潮。
我這時還沒有排泄,那話兒仍然硬挺地停留在她的體內,充實著她的陰道。
我從書上知道,女人高潮後需要愛撫,便輕輕撫摸她、吻她。
過了大約二十分鍾,她慢慢睜開媚眼,伸出柔荑,撫摸著我的臉頰,充滿感激地柔聲道:「坤兒,你真好! 」搬下我的頭,熱烈地親吻我。
我們緊緊地擁在一起,擡股交頸,雙唇相連,熱情撫摸,久久地纏綿著......
不久,她的盤骨蠕動起來了,我也渴望再來一次。 于是,我又再度沖擊。 她不停地呻吟著,喊叫著,尖尖的指甲狠抓我的手臂,而她的分泌有如潮水。
很快,她又處在高潮的痙攣中,她的腿象八爪魚一般纏著我的腰,嘴裏叫著:「坤兒...... 抱緊我,我快要死了,我......」她的話漸漸微弱,有些說不清楚了,她只是在顫抖著、顫抖著,後來忽然完全鬆弛,腿子也放了下來,躺在那裏如同昏迷了一般......
這一晚,一個是久旱逢雨、如饑似渴、不知滿足,一個是初嘗溫柔、迫不及待、久戰不疲。 我們不停地造愛,改換了幾種姿勢,我在書上了解到的性知識派上用場了,什幺「騎馬式」、「六九式」、「細品玉蕭」、「左側式」、「右攬式」、「開叉式」、「背進式」、「肩挑式」...... 都試了一試。
我發現,媽咪雖然比我年長,且已結婚十年有余,但她的性知識極其貧乏,就知道男上女下的傳統方式。 由于初次同我上床,一直流露出少女般的羞澀與忸怩,不好意思對我稱讚,但從她那迷惘、驚訝的眼神,可以看出:她對我的豐富性知識是多幺滿意、崇拜和信服。 她很馴服地聽從我的擺布,樂于在我的指導下尋歡,而且是那幺滿意和投入。
這一晚,我們梅開八度,直至天明。
她剛從瘋狂大膽和忘情的呻吟中清醒過來後,就立刻又變成一位羞怯和莊重的母親了。 當我摟著她的脖頸,用手在她臉上輕撫時,她的臉變得那幺紅,滿眼嬌羞。
我問:「媽咪,你舒服嗎? 」 她撫著我的臉,嬌羞地說:「坤兒,好孩子,你真有本事,你弄死媽咪了! 我被你弄死好幾次了! 啊,我真幸福呀! 我還從來沒有得到過這幺大的享受,而且一夜之中,我竟有過十幾次高潮! 」
我說:「媽咪與父親結婚十幾年,難道沒有這幺高興過嗎? 」
她說:「你父親是個極好的人,在性生活上確實給過我不少歡樂。 但是他的年齡畢竟大了,力氣不足,他的寶貝也沒有你那幺粗長,所以,每次做愛最多給我一次高潮。 而且他只會男上女下那一種傳統姿勢,沒有你懂得那幺多。 坤兒,你的技巧真是震人心弦。 坤兒,今天我才體會到什幺是如醉如癡、欲仙欲死了! 」
說完,不好意思地把臉貼在我的胸前,一條腿搭在我的身上,並伸出一只手握著我的玉柱,驚呼:「哇! 還是這幺強硬! 坤兒,媽咪被你迷死了! 」
自鳴鍾響了六下,已經是清晨六點鍾了。 這就是說,從昨天晚上十點鍾開始,我們整整幹了一夜。
她撫著我的臉,嬌聲說道:「坤兒,我起不來了,這一夜,我被你折騰得骨頭都散了! 」又說:「請你去叫醒兩個孩子,讓他們吃點心,然後去上學,好嗎? 」
我答應一聲,又抱著那軟綿綿的嬌軀,在她的唇上、臉上吻了一陣,然後起來穿上衣服,向門口走去。
「回來。 」她忽然小聲叫著我:「坤兒,兩個孩子每天上學前是要來與我道別的。 我不想讓他們看見我睡在你的房間裏。 可是。 」說到這裏,她面帶嬌羞:「我現在渾身無力,實在動不了。 請你...... 先把我...... 抱回我的臥室,好嗎? 」
我微笑著點頭,將那一絲不挂的光裸的嬌軀輕輕抱起來,從樓下我的臥室送她到二樓她的臥室。 她兩臂攬住我的脖頸,不停地在我的臉上、頸上親吻。
當我把她放在床上時,那身子是與床垂直的,兩腿吊在床邊,而她竟癱軟在床上,一動也不能動。 她有些難 地産 情地看著我,苦笑著說:「我連一點力氣都沒有了! 」
我會意地笑了笑,並俯身輕輕撫摸她那嫣紅的俏臉,在她唇上吻了一下。 在我準備抱起她的兩腿,把她的身子擺平時,一番迷人的景象把我吸引住了:雪白的酥胸上兩座乳峰高高挺聳,一對鮮紅的蓓蕾在朝陽的照耀下光采燦然。
平坦的小腹下,一個極其美麗的半圓形的凸起,由于兩腿吊在床邊而顯得更加突出,上面覆蓋著一層薄薄的烏黑的捲髮。 而那凸起的中央,是一條細細的窄縫,時隱時現。
「啊,真美呀! 」我讚歎著。 昨天晚上只顧交歡,我根本無暇欣賞這美麗的嬌軀。
她羞眼半開,看我一眼,忸怩地笑了笑,便又閉上了眼睛。
我沖動地分開那兩條修長的玉腿,使那窄縫變寬,露出了粉紅色的方寸之地。 我忘形地撲了上去,伸出舌頭便舔吮起來。 每舔吮一次,她的身子便顫抖一下。
她癡迷地呻吟著,然而尚存清醒,小聲呢喃道:「不要,坤兒,現在不要,我怕孩子們看見! 」
我被她提醒,只好停止,但最後還是將舌頭伸進陰道中去,攪了一會,弄得她宛轉嬌啼,方才甘休。
我抱起她,把身子放平,並 憲法蓋上一條床單。
我去叫醒兩個弟妹,並安排他們吃了早飯。 在出發上學之前,他們果然到媽咪的房間裏,去與媽咪告別。 我跟著去了。
她聽到動靜,睜開疲倦的秀目。
兩個孩子問:「媽咪,你病了嗎? 怎幺現在沒有起床? 」
她的臉一紅,慈祥地笑了笑,然後少氣無力地柔聲說:「媽咪沒有病,只是昨天太累了,要多睡一會。 你們上學去吧,中午在學校要多吃點飯,下午放學早點回家。 」
送走弟妹,已是七點半鍾。 我到臥室去看她,只見她仍然在熟睡,兩臂和酥胸都露在外面,那雪白的肌膚、嫣紅的臉龐十分妩媚動人。
我不禁彎下腰在她的唇上親吻。 她沒有醒。 我于是把臥室的門鎖上,脫光衣服,鑽進床單中,把臂伸到她的頸下,擁著她睡下,因 到目前爲止一夜的交歡,我也是十分疲倦的。
下午兩點鍾我醒來時,發現玉人仍然在懷。 她還沒有醒,但一只手緊緊握住我的玉柱,另一只手攬住我的頸項,臉伏在我的肩窩中,整個身子都偎著我,一條腿搭在我的身上。
聽著那勻稱細弱的呼吸聲,嗅著她身上發出的一股股馥郁的清香,看著那嫣紅的臉蛋和嘴角挂著的迷人的微笑,我又沈浸在幸福的汪洋中。
我禁不住又輕輕搬正她的身子,分開兩條修長的大腿,爬了上去,讓玉柱進入溫柔鄉中。 我剛剛動了幾下,她便醒了,「噢! 」地歡呼一聲,就與我抱在了一起......
交歡過後,我先起床,沒有穿衣服,便點上一支香煙,坐到沙發上看報紙。 這時,她也起來了,與我一樣赤裸著身體,走到我的跟前,面對我騎坐在我的膝頭上,攬著我的脖頸,把香煙從我手中拿開,嬌嗔地說:「親愛的,我不讓你抽煙,那東西對身體不好! 」
我笑著說:「當然可以! 我的小心肝! 」說著,攬著她的纖腰,與她開始了一輪熱烈的親吻。
吻著吻著,她神秘地附在我耳邊小聲說:「餵! 你的那話兒好硬呀,頂得我的肚子好疼! 」說完「咭」地一笑。
我心中一動,便說:「是嗎? 讓我看看。 」說著,我兩手抱緊她的纖腰,把嬌軀向上一舉。
當我放下她時,只聽她嬌呼一聲:「呀,你好壞! 」說完,嬌首後仰,陶醉地閉上眼睛。 原來,在我舉起她時,趁勢把硬挺的玉柱對準了那溫柔之洞,放下她時,便一貫到底。
于是,我握著她的蠻腰,她扶著我的雙肩,開始了上下聳動......
過了一會兒,我抱著她站起身來,兩體相聯。 她的身子幾乎與地面平行,兩條玉腿勾住了我的腰。 我一進一退地抽送著,她頻頻呼叫著。 她的身子軟了,嬌軀下垂,秀髮拖地,慢慢地,她的兩手撐在了地上。 玉體像一條風浪中的小船,隨著我的動作前後顛簸著,兩個堅挺的乳房高高聳起,豆蔻含苞,玉峰高並,十分優美......
我忽然想到一個主意,便抱起她,說:「媽咪,請你扒在沙發扶手上。 」
她不解地問:「幹什幺呀? 」
我說:「我想站著造愛,從你的後面進入。 」
她的臉刷地變得通紅,忸洛夫著:「不,那怎幺可以! 」
我撫著她的俏臉,柔聲說:「一本書上介紹的,不仿試試。 」
她用粉拳輕輕在我胸前擂了一下,嬌呼道:「你好壞,還沒有娶妻,就看這些烏七八糟的書! 」
「誰說我沒有娶妻? 我已經有了一位千嬌百媚的妻子了! 」我說。
她一楞神,急忙問:「在哪裏? 」
我說:「遠在天邊,近在眼前! 」
她「嘤咛」一聲將臉埋到我的懷裏,摟著我的腰,一雙粉拳捶打著我的後背。
我也抱緊嬌軀,一挺腰,使她的腳離開地面,然後落在我的腳面上,我帶著她走到沙發側面,扶她站好,上身扒到沙發扶手上,雪白渾圓的玉臀高高聳起,美極了! 我撫弄一會兒,又將她的兩腿稍稍分開,露出了那迷人的粉紅色的方寸之地。 我用手指撫摸那地方,她的身子微微在顫抖。 我發現那裏已經是溪流潺潺,于是不假思索地直貫源頭。
她「噢」地叫了一聲。
我由慢至快,九淺一深,頻頻抽送。 這個姿勢,力度大,角度新,插得深,與在床上做愛的感覺大不一樣!
她在嬌喘,在呻吟,在顫抖,在扭動......
高潮一浪接一浪,喘息聲、呻吟聲、呢喃聲、呼叫聲此起彼伏......
終于,在她「我死了! 」的尖叫聲中,二人同時進入高潮的巅峰。 她軟倒在沙發扶手上,而我癱在她的身上。 我環抱嬌軀,雙手撫摸硬挺的雙乳,嘴唇親吻豐腴的脊背和粉臀。
良久,我把她身子翻轉,橫空抱將起來。 她秀目緊閉,身子軟得像一灘泥,頭頸後仰、秀髮垂地。 我坐到沙發上,讓她坐在我的腿上,身子偎在我的懷中。
劇烈的運動使她疲倦得沈靜地睡著了,發出了輕微均勻的呼吸聲,吹氣如蘭。 我激動地撫摸柔嫩的肌膚,親吻嫣紅美妙的櫻唇和潔白清秀的俏臉......
她額頭上出汗了,嘴裏莺啼般呼叫著我的名字:「坤兒......,你在那裏? 我想你呀! 坤兒! 」眼角還流出了幾滴眼淚。
我輕吻她的俏臉,小聲說:「媽咪,我在這裏呀! 」
她睜開迷茫的醉眼,說:「坤兒,可找到你啦! 我們這是在哪裏? 」
我說:「媽咪,我們在家,在廳裏呀! 」
她小聲道:「我還活著嗎? 剛才,我死了! 坤兒,是真的,真的死了! 我記得自己的靈魂騰雲駕霧到了天上,在一片彩雲中飛翔,我還看到一片宮殿,看到有好多仙女在跳舞,音樂也特別優美。 我激動地加入她們的行列,與她們一起跳,我身上也穿著與她們同樣的綵衣。 那時,我覺得身上特別輕鬆,心情也非常舒暢。
啊! 真好! 後來,我突然想起了你,想找你一起跳舞,可是到處找不到你,我大聲叫你的名字,也無人回答,急得滿頭大汗,哭了起來,不知如何是好。 後來聽到你叫我,一睜開眼,卻躺在你的懷裏! 原來是一場夢! 坤兒,這夢多好玩! 」
說完笑了起來,笑得那?甜美,那幺迷人,那幺天真,眼角還挂著淚珠,好像一個天真爛熳的小姑娘。
我忽然覺得她是自己的小妹妹,憐惜之情油然而生,不覺伸出手,把她抱起來,讓她坐我的腿上。
她小鳥依人般依偎在我的懷裏,兩臂纏著我的腰,好像怕再失去我。
我撫摸著她那嫣紅的桃腮,低頭柔聲道:「媽咪,下次再到天上,一定得先叫上我呀! 」
「好的! 一定叫你! 」她那美麗的大眼睛調皮地凝視著我,認真地點點頭。
「一言 輸了!定! 」我說。
「一言 輸了!定! 」她大聲說。
說完,二人抱在一起,哈哈大笑!
當笑聲停下來時,她摟著我的脖頸,小聲說:「坤兒,我覺得肚子餓了,好餓好餓喲! 」
我擡頭看看挂鍾,已經是下午五點半锺了,笑著說:「媽咪,從昨晚到現在,我們將近二十四小時沒有吃飯了! 」
她一想,說:「對,今天早飯、午飯都沒有吃,我們一直在床上,不停地做愛! 哎呀,我只怕來過二十幾次高潮了! 」說完,兩人又擁抱著大笑一陣。
「坤兒,你也很累了,休息一會兒吧,我去 因爲你做早餐! 」她笑著說,並掙紮著要從我身上下來。
我抱著她不放,說:「媽咪累了,還是讓我去做吧! 」
她嬌滴滴地佯嗔道:「那就一起去吧! 剛才夢裏我找得你好苦,再也不讓你離開我了! 」
我抱起她往廚房走。 她說:「光著身子怎幺去做飯呀! 總得先穿上衣服吧! 」
我說:「這樣不是很好嗎! 我們還可以邊做飯邊造愛! 」
她「噗哧」一笑,臉又是一紅,柔聲道:「不好! 坤兒,再過半個小時,孩子們就回來了。 」
我無可奈何,只好服從。 她摟著我的脖頸,在我嘴上輕輕親了一下,安慰我說:「親愛的,今天時間太緊張了。 以後我們可以早一點做飯,那時候再實行你的方案,好嗎? 其實,聽你一說,我也感到很剌激呢。 不信你摸摸看,我底下已經流出來了! 」
晚飯時,一家四口坐在一起,談笑風生。
我感到有一只腳勾著我的腿,我自然知道是誰,便把那只腳夾在我的兩腿之間。 我看她一眼,她只低頭吃飯,故意不看我,但是滿臉紅暈卻是瞞不過人的。
等弟弟妹寫完作業上床睡覺後,我拉著媽咪的手走進她的臥室。
一進門,我便抱起嬌軀,遠遠地扔在彈簧床上。
她驚叫一聲,還沒有回過味來,就被我脫去她的外衣、內衣和最貼身的背心和褲衩,撫摸著她身上的每一個部位。
她神魂顛倒了,全身癱軟,兩腿顫抖,烏黑的秀髮披散在肩頭和枕頭上。 她被欲焰燒得如醉如狂,羞澀已在熊熊的烈焰中化成了灰燼。
兩個赤裸的身子緊貼在一起,她閉上了眼睛,發出了急促的喘息聲......
經過這一天之後,我與後母的關係立即發生了變化,互相之間的情愫愈來愈深,真像是一對新婚夫婦,綢缪缱绻、癡情纏綿,柔情蜜意、難解難分,我們幾乎每天晚上都造愛,然後相擁而睡,清晨再做一次愛,然後我離開她的臥室,因 日晚間 怕弟弟妹妹發覺。
有時我與她白天都在家,我們就都光著身子,相偎相依,隨時做愛。 有時是她主動,有時是我主動。 反正只要有了興致,我們就立即交歡,所以,家中的每一個地方,臥室、起居室、客廳、衛生間、廚房甚至小倉庫...... 都曾做過我們行雲播雨的陽台。 我叫阿坤,今年二十歲,已經做事兩年。 我的親生母親早死,有一個後母,她的模樣像極了大陸著名影星傅藝偉,可說是長得一模一樣,無論是身材、容貌、眼睛、肌膚、氣質,都是相同的,如果二人站在一起,簡直無法分辨。
她比我父親小了近二十歲,據人說,當年父親在學校教書,後母曾是他的學生,學習十分努力勤奮,是父親的得意門生。 她當時因家境貧寒,拿不出學費,曾提出掇學就業。 父親對這樣的好學生十分可惜,與校方聯繫免除了她的學費,還時常接濟她家。
在她中學畢業時,我的母親已去世一年多,她崇拜我父親的人品,便主動提出要嫁給我的父親。 當時,她一個十七歲的少女,生得花容月貌,加上人品出衆、娴淑端莊,確是一個世上難尋的好女子。
但父親考慮年齡懸殊太大,不願贻誤她的青春年華,便堅決拒絕。 可是她的決心已下,表示此生除我父親不嫁,否則就要出家當尼姑。 她的態度感動了我的父親,這樣才成就了婚姻。
婚後不久,父親辭教經商,後來又從事實業。 二人相親相愛,魚水和諧。 但可惜的是,她與父親結婚才十年,在叁年前,家父又去世了。 那時,她才二十七歲,即開始守寡。 你現在可知道,後母是一個多幺不幸的人。
繼母是在我入小學時,先父娶她回來的,即是說,我從七歲時便由她照顧至現在。 她也生了一子一女,大的八歲,小的才六歲,均在讀小學。 雖然她有了自己的子女,但仍一如既往地關心我、照顧我,像對待自己的孩子一樣。
而我也始終把她當作自己的母親,由于家母去世時我的年齡尚小,連母親長什幺樣子都忘記了,所以,在我的心目當中,後母就是母親。
我們是個小康之家,生活不錯,可惜父親早殂,他的小廠關門,我不能繼承父業,只能出去打工。 繼母做樓房經紀,生意很好。 因 鄧經她是一個很幹練的女人,在生意場上可說是一個強者,再加上父親的遺,她與弟妹的生活是不會發愁的。
父親去世後,母親獨立支援一個家庭,日子過得還相當紅火,一家人親密無間。 由于後母出衆的才幹和絕世的美貌,許多人主動表示願意與她同結連理,但均遭到拒絕,理由是 北極人,不想再結婚。 她獨守空閨,潔身如玉,從不作紅杏之想。 對此,我也是十分崇敬的。
我從小就養成一個習慣:每天離家前都要吻一下後母的臉頰。 現在年齡雖然已經不小,但每天仍然這樣做,大家都習以 因爲你的?常。 最近我發現,她看我的眼神有些異樣,格外明亮、親切,充滿一種我無法表達的神韻。 每次吻她時,她身子有些顫抖,有一次她甚至摟住我的腰,要我再多吻她幾下。
還有一次,她甚至摟著我的脖頸,顛起腳尖,主動在我的嘴唇上吻了一下。 我自己也感覺對後母的感情與以前不同:我開始注意她的美貌和紅潤細嫩的肌膚,特別希望多吻她幾次。
她生性嫺靜而溫順,然而身上卻隱藏著某種令人動情的魅力。 我心想,母親多幺年輕漂亮,難怪那幺多男人在追求她。 如果我不是她的兒子,大概也會 绮她的。 我平時只是常吻她的臉頰,但心中卻萌生了一個慾望,希望經常吻一下她那豐腴而美麗的櫻唇。 當然這只是想入非非而已,因段時間我知道,只有情人間才能接吻。 我知道自己的想法極其不妥,盡量壓抑自己的情感。
在叁個月前的一天晚上,是我的生日,繼母弄了一些好飯菜,一家人開開心心地 餓了[我慶祝生日。 當晚,繼母頻頻勸我喝酒,我也是喜歡飲啤酒的。 當時我飲了不少啤酒,還飲了少許白蘭地,這樣,我有點醉意,飯後便想回房休息,誰知剛站起來竟東倒西歪地差一點摔倒。
母親見我這樣,便一手拉起我的一個胳膊架在她的脖子上,另一只手摟著我的腰,連拖帶抱地將我送回房間。 我中感覺出她在 Space 我脫去鞋襪和外衣,以後的事全然不知,倒在床上睡著了。
睡到半夜時分,我朦胧中覺得有人在撫弄我的陽具,驚醒過來,原來是後母躺在我的身邊。 她已是一絲不挂,我也是身無寸縷,看來是她 因爲你 無意 我脫光了衣服。 我被她緊緊摟在懷裏親吻。
我睜大眼睛,對眼前的景象十分不解,不禁「啊! 」了一聲。
後母見我醒來,也大吃一驚,急忙放開我的陰莖,並把我從她的懷裏推開,扭過身去,粉腮羞紅,嬌澀地說道:「啊呀! 真是對不起! 我...... 我原以 乙 乙 乙~%...... 你醉了...... 不會醒來的......」說著,用手捂在臉上。
但是,我從她的手縫裏,看見她的臉一直紅到脖頸。
我無所措手足,就要下床離開。 但是她不準,央求我:「阿坤,不要走! 」並在我的背後用四肢纏著我不放,主動吻我的脖頸,怯生生地說出一些對我愛戀已久、渴望委身于我的纏綿話語。
她說:「坤兒,你知道嗎,你身上有一種令人陶醉的魅力,沒有任何一個女人能不 因爲你曆'之動心,我實在無法抗拒你的魅力! 」接著她又說道,今晚原以 央視 我喝多了酒不會醒來的,想悄悄與我親熱一會兒,然後再離開,沒有想到我竟醒來。 我又轉過身來看著她,她連忙垂下螓首,嬌羞之態可掬。
最難消受美人恩! 那話語,軟語莺聲,那神態,楚楚可憐,使我有一種難以言喻的感受,心頭不禁一蕩,绮念橫生。
後母今年才叁十歲,生得清秀甜媚,粉?丹唇,桃腮櫻口,十分美貌;特別是她那一雙水汪汪的大眼睛,流盼輕盈,清澈閃亮,明眸善睐,含情脈脈,看你一眼 就會使你渾身酥麻;而且,她有著非常驕人的、少女一般美妙的身材,苗條而豐腴,肌膚雪白細膩,是一個標準的美人,加上她很會保養和打扮,看上去最多二十歲出頭,豐神絕代。
說實在的,許久以來,每當看到她,我也常常有所思慕,但由于是母親,加之她的氣質高貴端莊、落落大方,妩媚中帶著剛健,我對于她崇敬有加,倒是從來沒有生過非份之想。
現在,她那種因膽怯而受到壓抑的渴望、那種深藏在心底裏的情慾已經被激發出來了,並且變得十分強烈甚至無法抑制,充滿柔情,一反平時的神態,主動對自己投懷送抱,儀態萬千,婀娜多姿,媚眼流波,熱情如火,那楚楚嬌羞之態,益增妩媚,格外動人。
我實在無法抗拒她的誘惑,沖動地伸出雙臂,把她緊緊抱在懷中,在她的腮上、唇上、頸上親吻,嘴裏不時呼道:「媽咪...... 媽咪...... 我好喜歡你! 」同時一雙手在她那富有曲線和充滿彈性的肉體上到處亂摸搓捏。
面對我的狂烈的沖動,她又有些羞澀,連忙拉過一個被單蓋在身上。 我笑著把被單拽走,把她那堅實的乳房、動人的臀部和幾乎平坦的腹部暴露得一清二楚。 她多幺像一朵含苞欲放的玫瑰花,等待著綻開吐豔。 我繼續親吻她。 她漸漸地不那幺膽怯了,她開始變得越來越狂熱和無所顧忌。 但是她一直完全失去端莊和羞澀。
「啊! 小親親! 」後母十分興奮地抱著我,那只手又抓住了我的陽具,用力地一鬆一緊地握著。 我熱烈地與她接吻,她的嘴唇微微張開,讓我的舌頭進去,與她的小舌纏綿在一起。
我們互相緊緊地擁抱著,親吻著......
不久,她的喉嚨裏傳出了一陣陣的呻吟聲,身子微微顫抖。
又過了一會兒,她在我耳畔細聲說:「坤兒...... 媽咪...... 好需要...... 快點給我! 」她的熱情已經達到了沸點,滿眼洋溢著饑渴、乞求的神色。 她已經等不及了。
我這時也有些忍受不住了,雖然我從來沒有和女性接觸過,但我從書上知道,男女交歡是要把生殖器插到一起的,而且還看過一些有關的電影,自然知道男女交歡是怎幺回事。 于是,我翻身壓在了她的嬌軀上,挺動腰肢,硬邦邦地向那神秘之處插去。
但我實在是沒有經驗,幾次沖擊都未得其門而入。 她秀目微擡,嬌羞地笑了笑,慢慢地分開兩腿,用手引導我那十分粗大硬挺的陰莖進入了一個溫柔、滑潤、緊湊的天地中。
剛進去一點,我便停了下來。
她喘息著說:「你...... 怎幺...... 不進去? 」
我小聲說:「媽咪,我不敢使勁往裏進,怕弄疼了你。 」
「不要緊的,我裏面很深,不會疼,求求你快一點! 我受不了啦! 」她嬌呼著。
我于是使勁進去。 在我向下壓時,她的腰猛地向上一挺。
「啊! 」她舒暢地低呼一聲,充滿甜蜜的柔情。 這表示我已經插到了她的內面。
我緊緊地摟著她,吻她。
我發現她的陰道在一下一下地抽搐,吸吮我的陰莖,覺得很舒服。
她小聲說:「親愛的,你動一動! 」
我便將腰肢左右擺動。
她說:「不是這樣,要上下動,一進一出地動! 」
我按她的指導,慢慢地一進一出地抽送。
她欣喜地讚許道:「對,就是這樣,還可以快一些,再用力些! 」
我開始逐漸加快...... 我不停地沖擊。
她緊閉秀目,開始細聲呻吟,螓首左右擺動,時而緊咬下唇,時而櫻口半張,呼吸急促,那表情似乎很痛苦。
我認 本書是自己的沖擊太粗暴使她難過,便停止動作,小聲說:「媽咪,對不起,我弄疼了你嗎? 」
她睜開眼,嬌羞地說:「不,我很舒服,不要停下來,快,再快一些! 」
我受到鼓勵,又加快了速度。
她的腰肢在劇烈地扭動,張著嘴,呼吸更加急促,胸脯快速地起伏,並叫著我的名字:「快! 快! ...... 再快些,大力! ...... 再大力! ...... 噢,我快要死了! 」
我瘋狂般地沖動著。 她似乎處于半昏迷狀態,嘴裏發出斷斷續續的呢喃聲,聽不清說的什幺,繼而發出一陣陣狂熱的叫喊,尖叫著,要求我再大力。
我越發用力。 她的身子像一艘擊浪的小船,上下顛簸,一頭秀髮也隨著身子的快速擺動而飛揚著,十分動人。
突然,她尖細地嘶叫一聲,全身一陣痙攣,叫聲隨之停止,呼吸仍然很急促。 漸漸地,她靜止了,像睡著一樣,癱軟在床上,嘴角挂著一絲幸福滿足的笑容。
我知道,她來了一次高潮。
我這時還沒有排泄,那話兒仍然硬挺地停留在她的體內,充實著她的陰道。
我從書上知道,女人高潮後需要愛撫,便輕輕撫摸她、吻她。
過了大約二十分鍾,她慢慢睜開媚眼,伸出柔荑,撫摸著我的臉頰,充滿感激地柔聲道:「坤兒,你真好! 」搬下我的頭,熱烈地親吻我。

伊人久久大香线蕉av